母亲和她的娘家
作者:admin 2017-09-22 09:50 浏览次数:

  母亲业已去世三十余年了,魂牵梦萦中,我仿佛又回到那年,母亲带着我走在乡间的田野上,耳边伴着母亲欢快的打麦歌,一起回她的娘家。

 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,那年我还不到10岁。一天傍晚,家里来了一个40多岁的男子,他称呼母亲为大姐,说他的儿子要结婚了,邀请母亲去喝喜酒。这个从未踏进过我家里的中年男人和母亲说了很多的话,妈妈时而开怀大笑,时而泪眼婆娑。天渐渐黑了下来,他怎么也不愿意在我家住上一夜,硬是乘着夜色消失在母亲的视线里。第二天一大早,母亲请了假就开始忙碌起来。母亲不仅去布店买了喜庆的大红缎面,还把当月家里所有的副食品票收集起来,又非要父亲动用关系走了后门,买了一些很为紧俏的飞马和大前门牌香烟。几天后,母亲带上我踏上回娘家的路,那是我第一次去到母亲的娘家,而母亲也是很多年没有回去了。

  随着母亲走在回去的乡间田野上,到处散发着稻穗的清香,她一边指着一处已抽穗的稻田,一边以一种让我很困惑的神情告诉我,这里,那里,包括不远处一个足有5亩水面的水塘都是她家的,更准确地说曾经都是她的父母,我外公外婆家的田产。她怅然若失地说到, 8岁以前她的生活也是很优越的,那时我的舅舅还在南京读书,因为没能考上当时的中央大学,舅舅回家之后外公说了句,人家考上了你怎么就没考上。一气之下的舅舅,没多久就上吊自尽了。母亲说着这话的时候,泪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。如此年轻的舅舅走了,失望至极的外公彻底消沉堕落起来,家道也迅速的败落下去,最后甚至将我外婆连带着我母亲一块卖给了别人,外婆卖给人家后没有几年就去世了。母亲也以童养媳的身份给人家放牛直至全国解放。

  当母亲带着我出现在她娘家人的面前,那份淳朴和热情至今还历历在目。母亲在娘家的辈分很大,所以不少年长我很多的男人和女人喊我表舅,让年幼的我一脸懵懂,母亲却很幸福地享受着小辈们称呼她“奶奶”、“姑奶奶”所带来的快乐中。酒席正式开始时,小小年纪的我竟然坐在了上席,和那些在村里很有威望的人们坐在一桌吃饭。母亲带来的大红喜缎被挂在堂屋最为醒目处,尤其是那些副食品票、布票和飞马、大前门香烟,让新娘家真的很开心。这些物品在当时是那么稀有,母亲却很轻巧地拿出那么多,真的让她们有点瞠目结舌。可他们不知道母亲如此的慷概大方,也是倾当时家里所有了。

  太阳西下,母亲谢绝了无数次地挽留,也谢绝了所有要我们带回的各种东西。母亲却无意中向他们提起她小时候用过的一把梳子,她记得是放在了曾经的家里,现在已经是别人家的某个地方。她特意去找过没找到。她在回来的路上对我说那是你外婆给我的一个纪念,没有就没有了吧。母亲说得非常轻松,而在我看来母特意在酒席中间离开去找那把梳子,包括去参加侄儿的婚礼,那都是对她娘家以及年少时光不能忘却的心结吧。

  蔡德华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上一篇:没有照片的毕业证
下一篇:建设家园我担当 拼搏奉献为马钢

电话:0555-2356413 2356411 2328542 传真:0555-2356413 2328542 邮编:243011

Email: mjjt@mgjs.cn 地址: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雨山中路马建大院

秒速飞艇平台artzzin.com版权所有 © 2016 马鞍山钢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海博网络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